念夏

Reading you is another way of meeting you.

你跑啊跑,想追上太阳

一首老歌,最初在一本书封面上看到了一部分歌词,被吸引去搜了歌。前奏长达两分十四秒,很沉重,声音低沉沧桑。这首歌并不积极向上,但很真实


年轻的日子还很长,

可是今天又无所事事,

突然有一天你发现十年过去了,

没人告诉你该什么时候起跑,

噢,你错过了发令枪

计划最后总是要变成零,

或是变成那草草的半页纸。

活在安静的绝望中,

这是英国人的方式

时光流逝了,歌也结束了,

但总觉得自己还有话想说。

——平克·弗洛伊德

精神明亮的人摘抄

你可曾遇见过最好看的霜?


想起诗人的一句话:“我将穿越,但永远无法抵达。”


你就是你要揭发的人


没有人敢对周围说不


寒冷枉费徒劳


我剩下的表情已为数不多


夜比水更轻


夜,童话一样安全而神秘


没有后来。许多年一晃就过去了。后来的许多事都不值得再提


她把心痛亮出来了


不坚强也是好孩子


无穴可居,无枝可栖


我们通常关心的不是受威胁的物种,而是受威胁的人类未来


很多所谓的保护不过是变相自恋而已


对千篇一律的命运生厌


所有耻辱都化作了一缕腥红的硝烟,所有人都如释负重,长舒一口气


这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却是所有人都暗暗希望的


一个被霜袭击的生命


我向往,但我不是...

© 念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