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夏

Reading you is another way of meeting you.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8 (本章略小言

听了展昭的话,徐淼沉默了。

展昭看着镜中这个不是自己的自己,不免心疼。

十八九岁的年纪,本应该无忧无虑心比天高,生死的问题不应该这么早困扰他。

“展大人,”徐淼终于开口,“这件事,我们是不是最好不让其他人知道?”

“徐兄,我们想到一起去了,”展昭对此表示赞同,“既然魂魄交换都是违反规律的,那把这件事泄露得越多,恐怕越越违反自然。”

这也是今天展昭让林姑娘在家陪着徐淼母亲没让她们跟来的原因。

刚才支开白玉堂的时候展昭故意说了几句他不愿意听的话就把他气走了,但以展昭对他的了解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但展昭又不忍心催促徐淼快点做决定。

“那我们,就别跟他们说了。”徐淼赞同道。

这次可不是打游戏,可以死无数次。若是失败了,就再也见不到妈妈和晓柔了。

若是换回来了,皆大欢喜;万一换不回来,也不必提前三天让她们伤心。

“徐兄,恐怕我们要考虑一下怎么换回来的问题。”展昭在那边提醒道。

“要换回来,是不是得先让魂魄从身体里出来?”徐淼不情愿地说。

“我想是,也就是说,”展昭顿了顿,考虑怎么说才显得不那么残忍。

但似乎怎么说都很残忍。

“我们必须再死一次。”展昭坚定地看着徐淼。

 

当天晚上他们又换回来了一次,这次时间比上次稍久一些。

别是要让我们回去最后一次交代后事吧。换回来以后徐淼悲观地想。

除了展昭和徐淼,其他人都很高兴。

不多说徐淼那边晓柔哭成了什么样子,就是白玉堂也从后院挖出了一坛女儿红拉着展昭上了房顶。

“可惜明日四哥就要来了,到时候还要去探那狗贼襄阳王,不然今晚一定要喝个痛快!”白玉堂一边启封一边说。

“玉堂,这次不知多久又会换回去的,就是明日无事,恐怕也不能畅饮。”展昭笑道。

“所以我才只开了一坛,其他的等你彻底换回来后再喝。”白玉堂高兴得像个小孩,这次也难得没因为展昭扫兴而生气。

“好。”展昭回答。

只是这酒,我怕是喝不成了。

酒未过二巡,展昭就放下了酒杯。

“玉堂,明日你四哥来时,让他先下水去探探,别惊动了府里的人。我想上次我去打探以后他们一定又加强了戒备。”

“四哥是个聪明人,这种事不嘱咐,”白玉堂有些不高兴地说,“若是猫大人实在不放心,明日四哥来时你当面告知他不就行了?”

“我只是不知明日要等到何时才会换回来,若是后于你四哥,你们等不及先去了到时候我嘱咐谁去?”展昭苦笑。

“既然说要等你一起,我们就绝不会先去。三天我都等了,几个时辰算什么。”白玉堂皱了皱眉。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展昭开口道:

“这次还真是幸运,本来以为没命了,谁知现在还能在这里喝酒。”

“你还好意思说!”白玉堂说着把酒杯一放,“早就跟你说过不用那么急,盟书就在那里又不会长腿跑了,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你又不擅长机关暗术,只身一人前去太冒险了。”

“襄阳王日益猖狂,越早铲除越好。”

“唉,平日里总是你说我,让我别整天那么急。现在倒要我来劝你。”

“那我再劝劝你,明日切忌急于求成,就把我上次的事当个教训吧。”

“猫儿,今天你怎么净说些丧气话,总是死啊死的,你……”白玉堂停住了,他看到展昭用手抹了一下眼睛,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进了白玉堂的视线。

“猫儿,你怎么哭了?”白玉堂朝向展昭,看见有没来得及擦去的眼泪顺着自家猫的脸颊流下来,心里一紧。

“可能是太高兴了吧。”展昭抬头看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曾经白玉堂以为,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是猫儿被别人误解;后来他认为,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是猫儿受伤。

现在他意识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是他哭。

“这次我们运气好,所以啊,”白玉堂说着伸手去擦展昭的眼泪,“等你换回来了,我得好好看着你点儿,不让你再瞎跑。”

“好。”展昭伸手握住了白玉堂的手。

白玉堂以为展昭是难为情,要自己把手收回去。不料展昭把自己的手往下一压,倾身向前在白玉堂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又冲自己笑了笑。

白玉堂不明白,猫儿明明在笑,可自己怎么难受得心脏都难受起来。

他未等展昭退回身,就捧住展昭脸颊倾身吻了上去。

他逐渐加深了这个吻,感到自己指间有什么温热的东西,难受地想这只猫怎么又哭了。

展昭的手搭在白玉堂的肩膀上。

他没有看到白玉堂的眼泪。

也没有触到。

但他尝到了。

————————————

下一章就完结了,就是短得有些仓促。

下午发~


评论(2)
热度(8)

© 念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