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夏

Reading you is another way of meeting you.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3

许是太累了,第二天展昭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醒来,而是被一阵乐声吵醒,展昭认出这乐声昨晚也曾出现,忙起身寻找,正是昨晚那模糊不清的东西发出的声响。

“这位姑娘,请问……”

“徐淼!电影都开始十五分钟了你死哪儿去了!”昨晚的声音再次响起。

“姑娘,你听我说……”

“你别说了!我现在就在电影院门口,限你五分钟之内出现,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姑娘,展某恐怕不能赴约。”

“展某!你就是不打算好好说话了是吧!好,你给我在家里等着,我去找你!今天我们必须把话说清楚!”

然后这东西又不言语了。展昭无奈地摇头。本以为白玉堂是这世上最蛮横的人,没想到一个姑娘家也这般不听别人说话。

不久这个奇怪的东西又响起来。

“徐淼,我在你家楼下,马上给我下来。”还是之前的声音,但已经比之前冷淡很多。

展昭在充满困惑的大娘的帮助下打开了门往楼下跑去。

又出了一个门,展昭便看见一个年轻女子站在不远处一棵树下,穿了一身厚重奇怪的衣服。之前在屋子里没感觉到冷,展昭只穿着一件单衣,现在出来了竟是寒风阵阵。

女子看见展昭,脸上的表情稍稍松动了些。她往前走了几步,道:

“你这个白痴,大冬天的穿成这样,你冻傻了么?”她虽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展昭却听出一丝关心。

“这位姑娘,展某……”展昭说着也近前几步,一抱拳打算问个明白。

“你是不是要跟我分手?”展昭闻言抬头,见女子一改之前的蛮横模样,已是泪眼汪汪。

“姑娘,请你先听展某把话说……”

“高考完你说你要闭关打游戏,行啊没问题,我不同意了么?我不过是让你每天至少给我打一通电话,我要求多么?可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一直在敷衍我,我就觉得你有问题,现在又开始给我展某展某地装傻,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展昭见女子一会儿工夫是说不完了,无奈只好中途打断。

“这位姑娘,你定是认错人了,展某两日前昏倒在开封府门前,谁知醒来后就到了这里,现今本应是夏季,这里却是寒风刺骨,还请姑娘告诉展某这里是什么地方。”说完一抱拳,低头等女子回答。

不料女子走上前来一把抓住展昭手腕,怒道:

“你要分手就给我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别装傻!要扮御猫等你以后上了大学参加个什么话剧社再演,到时候你我就没有关系了!”

“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还请你放开展某。”展某想要抽出手腕,又不想因此伤了女子,也不好用力,无奈女子抓得紧,他放轻力道往后收也收不回来。

“徐淼!你知道我最看不起别人畏畏缩缩了,你只要说一句分手,我们马上就一刀两断!”

“姑娘,展某怎样做才能让你相信展某不是你要找的徐淼?”展昭无奈,只好问道。

“哼,行,”女子说着,拉着展昭的手腕压低,“你说自己是展昭,肯定知道五鼠,你倒是说说,这五鼠是哪五鼠!”

展昭就把五鼠姓名说了一遍,恐她还不信,也连带着把称号一起说了,直把女子说的呆住了。

“徐淼不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我以前跟他提起时他还一直嫌弃,说他最讨厌武侠……难道,”她说着凑得更近,直直盯着展昭的脸,“你真是展昭?”

“正是在下。”展昭说着,尽可能离女子远了一些。

女子又盯着展昭看了一会儿,慢慢松了手。

 “虽然长得和徐淼一样,不过眼睛是真的不一样了。”

“多谢姑娘相信展某。”展昭抽手回来,又一抱拳,道:

“还请姑娘告知展某身在何地。”

女子仍惊讶地看着他,半晌,喃喃道:

“那徐淼在哪里?难不成,是魂穿?那徐淼他不就……”

话没说完,女子又一把抓住展昭。

“展大人,你刚才说你昏倒在开封府门口,你可记得当时,你只是昏倒,还是,哎呀,这样问吧,展大人你当时是不是受了重伤?”

话已出口,展昭一惊。

“姑娘如何得知?”

女子把手一松:“完了完了,看来真是魂穿,那徐淼不就,不就……”说着就捂住脸哭起来。

展昭没了分寸,想了想,道:

“请问姑娘,这魂穿是怎么一回事?”

女子抽抽搭搭地答道:

“展大人,前两天你昏倒的时候受了重伤,灵魂,不,魂魄从身体里出来来了这里到了徐淼,也就是现在的这个身体里。”

现在的身体?这下展昭更搞不懂了。他早已知道自己的衣服被换过,却不知道自己现在不在自己的身体里。

女子透过眼泪看了展昭一眼,掏出一面镜子递给展昭,嗓音沙哑地说:

“展大人您看。”

展昭接过镜子一看,着实吃惊不少。镜中是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年轻男子的脸,想必这就是姑娘口中的徐淼了。

展昭皱了皱眉:“请问姑娘,这徐淼的魂魄现在何处?若是展某的魂魄借了他的身,说不定他也借了展某的身体。”

女子的眼睛瞬间亮起来:

“对呀,说不对是灵魂互换,那就是说,徐淼他还活着!”说着又拉起展昭的手用力晃了晃,“还是您聪明啊展大人!”

展昭尴尬地咳了一声。

“哦哦,我忘了男女授受不亲,抱歉抱歉。”女子说着忙放开了展昭的手。

“那您能和徐淼联系上么?”女子冷静些后问。

“展某未曾试过。”

“如果徐淼现在在北宋的话,要想联系上他,估计得依靠北宋的东西,”女子分析道,“博物馆里北宋的东西多,我们去博物馆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但很快女子露出失望的表情:“不行啊,今天博物馆闭馆,只能明天再去了。”

“既然如此,还劳烦姑娘明日带展某前去。”展昭抱拳道。

“不麻烦不麻烦。那个,这件事徐淼母亲知道么?”

“展某之前也未弄清楚,所以未曾对她说过。”

“既然如此,我们一块儿上去跟徐淼母亲说清楚吧,他母亲比徐淼聪明多了,估计已经看出来不寻常了。”

“如此多谢姑娘。”展昭说着又是一抱拳,把这位觉得时机不当一直没有说自己是武侠迷的姑娘搞得忙回礼不迭。

————————————————————

前三章超级无聊我知道(哭 但是不交代清楚我心里不舒服

下一章五爷就会出场了,我尽力不写得太无聊 〒▽〒

评论(2)
热度(8)

© 念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