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夏

Reading you is another way of meeting you.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4(五爷终于出现了)

且说徐淼又在开封府有惊无险地过了几天,好在因为有伤在身包大人也没给自己安排什么活儿。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除了想家想女朋友之外他也在担心等伤好以后该怎么应对。

但他忘记了之前自己的女朋友一直唠唠叨叨个没完的“鼠猫斗”,更是忘了还有白玉堂这个大麻烦。

好在一天夜里,他神奇的女朋友出现在他梦中,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你疯了!五爷就快到了,你还不快想想办法怎么瞒过他!”

徐淼从梦中惊醒,也顾不得是深夜了,就这样披头散发地去了公孙先生的住处。

从公孙先生处回来,徐淼感觉自己命不久矣。

“完了完了,公孙先生竟然告诉我白玉堂最晚明天到!到时候要是他说要找我比剑直接一剑刺过来我就完了,得抓紧想个办法。”

于是第二天公孙先生就一脸担忧地站在徐淼床前,给他把了把脉,眉头皱得更深。

“展护卫,除了伤口疼以外,可有其他感觉?”

床上一脸虚弱的徐淼微微摇了摇头。

“怪了,明明伤都结痂了,怎么会又疼起来?怕不是什么旧疾发作了?”

正说着,只听得门外一个声音响起,随声而入的是一年轻男子,剑眉星目,一袭白衣。看样子是白玉堂无疑了。

徐淼不禁抱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听说你这只臭猫又伤着了,”来人话里本满是戏谑,见看见躺在床上的人,立马变了语气,“这,公孙先生,这臭猫又怎么了?”

公孙先生捋捋胡子,摇了摇头,道:

“展护卫这次病得蹊跷,不见有什么新伤,脉象也无异样,我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

“公孙先生,也许我休息几天就好了,不必担心。”徐淼说完还充满感情地咳嗽了几声。

白玉堂见展昭一直没理自己,心里不舒服了:

“我说你个臭猫,白爷爷来了你怎么也不喵一声!”

“白兄见谅,我实是不舒服。”徐淼暗自得意,在古代,“兄”是敬称,自己这么叫肯定没错。

谁知白玉堂双目一瞪:

“你这臭猫,又这么生分!”

徐淼见状赶忙回想以前女友晓柔硬往自己脑袋里塞的那些关于三侠五义的事。白玉堂在五鼠中年龄最小,大家都叫他五弟,展昭比他年长,叫他“白兄”生分了,那就叫五弟吧。

“五弟见谅,我……”

这次白玉堂连话都没让他说完,怒道:

“公孙先生,这臭猫还有闲心开玩笑,怕是在装病吧!”说罢一转身,赌气走了。

公孙先生无奈地摇摇头,对徐淼说:

“那,展护卫,你好好休息,我们就先出去了。”

躺在床上的徐淼一遍佯装虚弱地应着,一遍疯狂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晓柔的话把《三侠五义》看几遍,现在光是个称呼就惹得锦毛鼠老大不高兴,自己也应付不了几天。本以为先装病赢得几天时间,再说点好话把白玉堂哄高兴了他就不找自己比试了,现在看来……

徐淼再次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再说展昭和晓柔一起上了楼,见了徐淼母亲把事一说,徐淼母亲接受得倒也快,也没有哭闹。她只是又盯着展昭看了一会儿,笑着说:

“其实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当时就觉得,这不是我儿子吧,别说比以前乖了,单是这双眼睛,就和淼淼的完全不同啊。也难怪,南侠自然是稳重的。别紧张,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

“多谢,”展昭突然发现不知该如何称呼对方,道谢的话说了一半硬生生顿住。

“你就跟晓柔一样喊我阿姨就行,就委屈南侠了。”对方笑道。

 


评论
热度(5)

© 念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