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夏

Reading you is another way of meeting you.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2

徐淼从一场噩梦中醒来,睁眼一看差点吓死。

只见一个长胡子长者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身上穿着件古代的衣服。在他身后还有个黑脸的怪人,头上有个月牙儿,身穿一件……

嗯?月牙?

“包大人?”徐淼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站在前面的长者笑了:“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都认得包大人呢。”

那站在后面被称作“包大人”的人也笑道:“展护卫,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养伤,xx的案子先放一放,等伤好了再去不迟。”

“你们,是在录节目么?还是我还没睡醒?今天是几号啦?我明天,哎呀也不知道是不是明天了,反正我明天约了晓柔去看电影,我可不能迟到!”

站在床前的两位长者面面相觑,长胡子的那位一脸担忧,黑脸的那位也面色凝重。

“看来多多少少还是受了些影响,待学生再看看。”靠前的这位老者说着要来给徐淼把脉,徐淼赶忙往后一缩:

“你们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吧!我不可能真穿越到北宋,更不可能见到包青天!我是真的有急事,你们另找人整蛊吧!”

“展护卫,你……”

徐淼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掀开被子下床,绕过惊讶的二人开门出去了。

“这摄影棚还真大……”推门出来,竟不见预料中的摄像机,而是古色古香的一道回廊。徐淼看看自己身上的古代装束,正思考该去哪里拿回自己的衣服,这是回廊那边走来一个人,也是一身古代打扮,颇像影视剧里衙门里的侍卫。

那侍卫打扮的人意见徐淼,眼神一亮,急忙跑过来,道:

“展大人,您终于醒了!”

靠,怎么又一个叫我展大人的!

徐淼也不回答,直接问道:

“你知道我的衣服在哪里么?”

“您的衣服?”对方露出疑惑的神色,“您的衣服,大概在您房里吧。”

“哦,谢了。”徐淼说着转身回去,推开门,见屋里两位长者还在,看见自己进来,赶紧围了过来。

徐淼也不管他们,径自进来找衣服。找了一圈儿,不见自己的衣服,倒是有件红色的古代官服。

“包大人,展大人这是怎么了?”侍卫打扮的人跟着走进来,一脸搞不清状况的表情。

徐淼又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愣是没瞧见任何穿帮的道具,心想自己不会是真穿越了吧,就伸手一指那个看起来挺好欺负的长者,道:

“别告诉我我真穿越了!要真是这样,你!给我背一段《中庸》!”

被指着的老者瞪大了眼睛看向黑脸的老者。

“展护卫让你背,你就背吧。”后者回答。

老者点点头,背起来: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

“等等!别背《中庸》了,你背李白的《蜀道难》吧,别欺负我不知道《中庸》就打算随便乱说几句蒙我”徐淼想若是他们是录节目,这全诗他肯定是背不出。

然后老者就一字不差地把《蜀道难》背了一遍。

难道我真穿越啦?徐淼瞬间没了底气。既然自己穿越了,还穿成了什么“展护卫”,还看见了包公,那自己岂不是穿越成了展昭?那我刚才那一系列像极了傻逼的举动岂不是让他们觉得我傻了?

他抬头看着面前的三人,面前的三人也盯着自己。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我,我头有点晕……” 徐淼说着捂着脑袋往床边走去,走到一半发现手边有个脸盆,立刻爬上去照,虽然看不真切,但可以肯定的是,水中的照影绝不是自己。

既然是真的穿越了,还是魂穿,就更应该有个正常点的出场了。

这么想着,他又捂好脑袋往床的方向走去,爬上床盖好被子就开始装睡。

这次出场太糟糕了,等过一两个小时重新醒一次吧。

屋里另外三个人又无言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出去了。

门外,王朝疑惑地问公孙先生:

“展大人这是怎么了?”

公孙先生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估计是受了刺激,一时有些神志不清。等一会儿展护卫醒后再说吧。”

 “白义士快到了吧?”一直没有说话的包大人忽然说道。

“估计是快了。好在现在展大人已经醒了,不然等白大侠来了,指不定要冒冒失失地去给展护卫报仇呢。”公孙先生捋捋胡子,笑着说。

————————————————

本文有原创角色,但出场自带cp 不会和鼠猫有感情线的 所以请大家允许他们的存在(* ̄▽ ̄*)/ 

评论(1)
热度(9)

© 念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