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夏

Reading you is another way of meeting you.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1

展昭醒来的时候被面前巨大的不明发光物体吓了一跳,他赶忙爬起来警惕地环顾四周,想要拔剑,巨阙却不见踪影,而且自己身上穿的竟然不是自己的衣服!

眼下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展昭这样想着,朝门走去。

所幸门是虚掩着的,展昭推开门走出,映入眼帘的是一级级阶梯,楼下没有点灯,光线昏暗。展昭想起自己昏迷之前已是子时,看来自己少说也昏迷了八九个时辰。他继续警惕地往下走,阶梯走尽,现出一间堂屋,此时展昭分辨不出东西方向,只看到堂屋右侧的房里有亮光。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慢慢探头往里看。那房里的人却像早就知道一般,继续洗着菜,头也没回地对展昭说:

“饭很快就做好了,去帮我把粥盛出来。”

展昭见自己已经暴露,索性直接进来,冲着这陌生妇人一抱拳,道:

“敢问这位……大娘,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位被展昭称作“大娘”的妇人“扑哧”一声笑了。

“你这又是看了哪部武侠小说走火入魔了呀?”妇人说着转过身来,看见展昭,却是一怔,,继而又笑道:“倒是学得挺像的,我差点被你骗到。行了,粥不用你盛了,你玩儿去吧。”

“这,还请大娘告诉展某这里是哪里!”

妇人这才露出担忧神色,拿围裙擦了擦手,走过来要碰展昭的额头。

“儿子啊,你没事吧?这不是我们家么?”

展昭见她朝自己走来,恐有预谋,赶忙往后退了一步。他想这妇人称自己为“儿”,还一身奇装异服,怕不是什么常人,还是先不惊动的好。这样想着,他忙笑道:

“既然如此展……我就不装傻了。”说着转身出去了。

那妇人也没有追,无奈地摇摇头继续回去洗菜了。

这边展昭出来后四处寻找出口,直到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剩下的唯一一扇打不开的门想必就是出口了。此处离地面很高,轻功再好怕是也不能从窗出去。恐惊动那妇人展昭也没有砸门。

就在展昭无计可施之际那妇人又喊道:

“淼淼!吃饭了!”

展昭知道这是在叫自己了,只好又返回去。

妇人给展昭夹菜,看展昭似乎不喜欢,便也没有再夹。展昭把话在心里过了几遍,复问道: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妇人颇为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道:

“晚上八点,大概是……酉时吧。哎,淼淼,你明天出门时可别忘了带伞,我听天气预报说明天有中到大雨。”

展昭想这妇人一定是错把自己认成了别人,听到她说自己明天要出门,便赶忙应下来,至于那莫名其妙的后半句话他也就不去想了。

吃完饭,那妇人又打发展昭去玩儿,展昭就去了堂屋,见堂屋的墙上挂着一副牡丹,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画旁似乎还提有一首诗,但字写得很模糊,展昭连一个字也认不出。

他正费劲地琢磨着画上的到底是首什么诗,那妇人又过来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也不回房间打游戏了。要陪妈妈看会儿电视么?”她说着拿起个黑色的长板,冲着一块墙上的黑板子按了几下,却什么变化也没有。

“奇怪了,电视怎么打不开了?今天上午还好好的呢。”

“既然如此我就先去休息了。”展昭说完有些紧张地等那妇人的反应。

“行行行,回房打游戏去吧。别又熬夜啊!”那妇人倒是没什么大反应,继续冲着那块黑板子按来按去。

展昭跑上楼梯进了一开始的房间。房间里那个发光的东西也是同样的模糊不清。他走过去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拿起来一看,又是个模糊不清的东西,跟包大人的印信一般大小,只是相比之下轻许多,也扁平一些。展昭把这它凑近了打算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无意中按到了什么机关,那发着光的东西就没命地喊起来,很快就引来了那妇人。

“淼淼,声音这么大会吵到邻居的。”妇人在门外冲里面喊了一句。

展昭一面应着一面去找解除机关的按钮,折腾了一会儿,那发光的东西没了声响,也没有了光亮。屋子里一下子变得漆黑。

展昭最后检查了一下门是否关好,又把房间里的床推过去抵着,这才去离门最远的角落坐下打算休息一会儿,等天亮再做打算。

没过多久,一种奇怪的声音把展昭从梦中惊醒,他迅速站起来,出于习惯又要拔剑然后微微皱了皱眉。

发出声响的又是一个发光的东西,比之前那个小很多,也是同样的模糊。

展昭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隐约看出这东西上有一红一绿两种颜色。他碰了一下红色,这东西瞬间不响了。但紧接着又响起来。

“难道我按错了?”这样想着,展昭又按了一下绿色,短暂的安静之后,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你敢挂我电话!你明天还想不想和我去看电影啦?”

“请问这位姑娘……”

“你这么文绉绉的干嘛?明天有雨,别忘了带伞!”

然后这东西又没了声音。

展昭有些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想了一会儿,只能等到天亮再做打算,便在墙角过了一夜。

————————————

展(zan)大人看东西模糊不是因为老花眼是因为现代的东西不能让他知道,天机不可泄露啦~~

评论
热度(14)

© 念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