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夏

Reading you is another way of meeting you.

【Phanfiction】Like 翻译

“我不想要你,我要爸爸!”

这句话像刀片,割穿了Dan。他甚至没有机会回答,也未能尝试稍作安慰或解释,他的儿子就开始了对他的又一轮“攻击”。

“我想要爸爸!带我去找爸爸!”Evan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一种你不会想到是能由人,更别说是能由一个小孩子发出的声音。

Dan绷紧了身子,战斗或逃跑本能在体内加速上升。人们不理解当有人冲你大喊大叫就好像不在乎你是谁一样时保持平静有多困难。但是,Dan仍然温和地回答了。

“我知道你想让我带你去找爸爸,但是是现在不行,他离我们很远。”

他们的儿子跺着脚,两条小胳膊在身体两侧伸得笔直。“带我去找爸爸!”

他们每天都和Phil通视频。Dan恨自己没办法做任何事来帮助他的儿子。

“给爸爸打电话他就会来接我。”Evan声音沉稳,尝试说服Dan。

“我办不到,亲爱的。我很抱歉。他离我们太远了,而且他在帮助外婆。

Kath的膝关节置换手术引起了一些并发症,Phil去北方帮忙。

这是Phil第一次像这样外出离他们这么远,并且Evan刚满五岁。这最起码可以说是一次适应。

“我恨外婆!”

“不,你不恨。”Dan立刻就对自己语调里的生硬和不友好感到后悔。

“为什么不是你去帮外婆?”

这真商伤人。不管Evan是不是这个意思,这就像是一根火柴在他的皮肤下被划着。如果是你去了而不是Phil的话Evan就不会这样了,一个阴暗的声音在他体内说。他甚至不会想念你。

Dan尽了最大努力忽略那个声音并改变了话题。“你只是累了。你今天经历了很多事。我们去睡觉吧。”

“我不累。”Evan跺着脚,他长有雀斑的鼻子皱起来。

“你累了。你的睡觉时间过了。”Dan 向前迈了一步。他的计划是用胳膊圈住Evan然后把他放到床上去。Phil绝对不会让Ev不刷牙就上床睡觉,但Dan不是Phil。这已经是十分确定的。

Evan在Dan抓他上床睡觉之前迅速跑开。他一边跑下楼梯一边发出大声的湿乎乎的呜咽。当他很沮丧的时候他就会像这样跌跌撞撞地跑。

“停下!”Dan大喊着让自己的声音在Evan的呜咽声中也能听到。“停下!现在!”Dan在后面匆忙追着,感激地看着Evan成功跑下楼梯而没有发生意外。但之后Evan跑到了前门。Dan认为他无法发开前门的锁——也无法那么快打开——但是他打开了。Evan打开了门并且一只脚站在了门毡上,这时Dan用胳膊围住他的腰阻止了他,把他拉回了房子里。他猛地关上门,并以防万一把门闩锁到最上方。

“你在想什么呢?”Dan脱口而出,话里带着恐惧和筋疲力尽。“你不能就这么跑出房子。你会被杀死的。”Evan狠狠地倒在地毯上。“我要爸爸!”他呜咽道。

Dan在发抖,但他在地毯上坐了下来。“我知道你想要爸爸,他外出有一阵子了,这很不容易也很令人难过,但是我还在这里,我们会挺过去的。”“不想要你!想要把爸爸!”他把脸埋进地毯开始哭闹。

Dan把他曾读过的所有育儿书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绝望地寻找着解决办法。“这肯定很艰难。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想要他在家。”

Evan那像煮熟的西红柿一样红的脸从地毯里迅速抬起来。

“艰难又愚蠢。”

“不要说愚蠢。”Dan立刻说。在学校里Evan不允许说愚蠢。他之前已经因为这个遇到过麻烦。

Evan站起来,直视着Dan的眼睛。

“愚蠢。愚蠢。愚蠢!”最后一句“愚蠢”以糟糕的嘶哑的咆哮形式发出,这可能会导致明天嗓子疼。

“好了,够了,”Dan严厉地说着站起身来,“你真的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我想要爸爸!”他尖声喊出那句还是那么糟糕的话。

这很令人受伤。Dan知道想要Phil是什么感觉。他也想让Phil在这里,但这可不是在Phil外出的时候才会发生。Evan想让爸爸给他读睡前故事,让爸爸帮他系鞋带,让爸爸晚餐时和他坐在一起。生活中Dan一直在面对羞辱的残酷考验。但是没什么,没有什么能与站在一旁,而你的丈夫向你的亲生孩子赞扬你的优点,试图让他喜欢你这种耻辱相比。

Dan用手揉着脸。上帝啊,他太累了。“我知道,我很抱歉。”

“带我去找爸爸!”Evan呜咽道。“开车带我去找他。你可以开车带我起找他。求你了。”

“我不能,Ev。我们就去睡觉吧。”

“不。”他呜咽道,他抓住Dan。“爸爸,带我去找爸爸,爹地。求你了。求-你-了。”

“已经很晚了。我们可以明天一大早就给爸爸打电话。我们去睡觉吧。你甚至可以睡在爸爸和爹地的床上,怎么样?”

Evan完全没有听,他继续喊叫,“带我去找爸爸,现在。我不要你!”

这些字每次都像匕首。

“我很抱歉,孩子。但现在你只有我。”

这只是让Evan哭喊得更加厉害,尽管这似乎不可能。“爸爸,求你了,带我去找爸爸。”

Dan靠墙撑着。他想哭,想看看Evan的脑袋里装了什么再找出自己做错了什么,这样他就可以改正它。在某些方面他让他的孩子失望了而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他永远都无法逃过那个冰冷的,把他抓得牢牢的失败的教训。

有时候你在他身边时会…很难过。Phil会说,好像Dan该死的不知道一样。也许有时候你应付不了的时候,你可以,我不知道,回避一下?

你是在告诉我不要在我自己孩子的身边么?

他不用像那样说什么“自己的”, 那毫无用处。Phil会忽略这句话因为他真的是他们两个中更好的那一个。

不,当然不是。我很抱歉,亲爱的。你是对的。

“我在这里,Ev,好么?并且我爱你。我们去睡觉吧,你太累了。”

“我爱爸爸!”

“我也爱爸爸。”

“我最喜欢爸爸,”Evan哭喊道。

“我知道,”他说。哦,他太知道了。“但是我也爱你。”很爱。比你所知道还要爱。

“我不爱你,”Evan喊道。“只要爸爸。我希望他是我唯一的爸爸,不是你。”他用力推Dan的腹部。

他甚至不是你真正的父亲,我才是!Dan没有说出来,但光是想到自己差点说出这句话就足够让他恨自己了。他后退靠在了走廊的墙上,捂住脸滑到地板上。

他的手湿了,他意识到自己在哭。

Evan看上去并不关心他正在哭。他只是抓住Dan的手,把它们从Dan的脸上用力拿开。

“爸爸!”他哀号道。“我现在想要爸爸!”

眼泪阻止了Dan说话。他讨厌在Evan面前哭。当自己的父亲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时,他的母亲就会哭,而他会沉默地站在一边,不知道该做什么。但为了Adrian(Dan的弟弟)她会擦去眼泪,不是么?那个糟糕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还会给他做一些涂了果酱的吐司,好像一切都好。

“闭嘴!”Dan咆哮道,但这是冲着那该死的声音而不是对着他的儿子。虽然Evan不知道这两者的不同。

“你真刻薄!”他生气地说。

“我很抱-”

 “我恨你。”

“我也恨自己,”Dan迅速回道。该死,他不应该在Evan面前说这种蠢话。他应该保护他不被冷酷的现实攻击,那个现实就是,你长大后会鄙视你所成为的那个人。

“求你了,“Evan再次哭喊道,并对Dan拳打脚踢,“给爸爸打电话!他会来接我的。求你了,求你了!”

Dan已经无言以对。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摸索到牛仔裤口袋带找手机。天已经晚了但他还是可以给Phil打电话。也许他能回来。也许Dan可以去照顾Kath,至少Kath喜欢他……

“你是在给爸爸打电话么?求你了你是在给爸爸打电话么?”Dan没说话,尽管眼泪依然热热地从脸上滑落。他的拇指悬在联系人名单中Phil的名字上,但他向上滚动按了一个不同的名字——妈妈。
他把手机放到耳边听着无聊的忙音,Evan继续抽泣并紧抓着Dan的胳膊。

最终,Dan通过电话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喂?Daniel?”

他想要说话,但是眼泪把话都堵到了喉咙里。他颤抖地呼了口气,跟着一声难听的抽泣。

“Daniel?”妈妈的声音有些担忧但并不抓狂。她再也不会抓狂了。她曾经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帮她儿子从他自己造成的灾难中解救出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Dan尽力开口但他还是只能发出一声悲哀的抽泣。

“你还好么?是因为Phil么?还是Evan?”她问。“Daniel,有人受伤了么?”

“没有,”他说,尽管他想的是,对,有什么被伤害了,我的自尊和我的心。

“和我聊聊。”

“Evan他,就…上帝啊,妈妈。Phil出门了,Evan恨我,我是个糟糕的父亲,而且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儿子,冷静下来。”

Dan冷静不下来。如果他冷静下来,他就不会再说下去,然后天知道他以后还能否再次提起。“Evan只想要Phil。他喊着要找Phil。他不会停下来。你听不到他的声音么?”

“是爸爸么?”Evan呜咽道,“:他要来接我了么?让我和爸爸说话。”

“是Nan,”Dan无力地回答,“妈妈,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他妈搞砸了一切。”他知道他不应该在Evan面前说脏话。但是像这种崩溃或管他是什么情况让他只剩下自己词汇里最直白最原始的词。

“让Evan接电话。”他的妈妈严肃地说。

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所以他颤抖着把手机递给了儿子,而他的儿子--感谢上帝--接过了手机。

“Nan,我想要爸爸,”他抽泣道,“你能带我去看爸爸么?求你了。”

Dan听不太清他的妈妈在说什么。他只能听见她平静的低语。

“我知道,我爱爹地,但是我最爱爸爸。我只是想和爸爸在一起。”

他的妈妈又低声说了些什么,之后Evan又哭喊了几声,但这次没有再说什么,并把电话还给了Dan。

“嘿,”他说。

“我就来。”

“什么?你不必——”

“没关系,我还没上床睡觉,而且你们住得也没有多远。”

Dan感到罪恶极了,除了其他的一切事,他现在正在麻烦自己可怜的妈妈。“你真的不用——”

“我就来,Daniel。我几分钟后就到,但你不是个糟糕的父亲,你是个优秀极了的父亲而且你儿子爱你-”

Dan尝试反对,但是她打断了他。

“他爱你,他只是累了,而且只有五岁,你知道的。他爱你而我也爱你。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Dan颤抖地回答。

他们两个还在哭,但Dan神奇地带着Evan上楼了。

“Nan要带我去找爸爸么?”

Dan无视了他的问题。他不知道有多少次他可以回答这个同样的问题。但这种时候不行,伤了他的心,再一次,每一次都如此的时候。

他让Evan坐在沙发上。“我给你倒杯牛奶。”

“想要爸爸,不是牛奶。”

你五岁了。别像个小宝宝一样说话。你想让其他孩子取笑你么?那个声音,它现在听起来比任何时候都像他的父亲。他现在觉得父亲以前本意是好的,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他受其他人怎么看待自己这一困扰的开始。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Dan也不会把这粒种子种到他儿子心里。

Dan走向厨房并摸索着给Evan倒了杯牛奶。短时间的暂停让Dan感到他又在自己的身体里而不像是在自己的眼泪里滑行。尽管没有持续多久。Evan甚至没等Dan把牛奶带过去。他在厨房和Dan相遇,还在哭着要Phil。Dan感到麻木得无法做出反应。他只是把牛奶递给Evan。Dan想象着牛奶被愤怒地摔到墙上的情形,但是这没有发生。Evan喝了一小口,呼出一口气然后又喝了点儿。

哭喊还没有结束。但他现在安静些了,伤心地而不是愤怒地请求找Phil。这时候Dan能应付得来。

Dan不太确定过了多久。他又累又痛苦,并尽力平息 Evan的抗议。但是最终,门铃响了,他让妈妈进来。

在门阶看到自己的妈妈又使得他的眼泪流下来。她没有化妆,而且穿着他圣诞节买给她的那件骆驼图案的外套。她走上前来抱住了他。

Dan已经迈入三十岁加的行列了。妈妈的拥抱和她不变的香水味不应该依旧这么让人感到安慰。

“没事的,亲爱的,”她说,“没事的。”

不久之后,Evan出现在楼梯顶。“Nan,”他又哭闹起来,“我想爸爸,我想见爸爸。你是来带我去找爸爸的么?”

他开始下楼梯,Dan的妈妈温柔地走过去。她伸出一只手。“不,不,Evan。我不是来带你去找爸爸的。我来是因为你似乎对你爹地不很友好。”

“我只是想要爸爸。”

她走上楼梯时呼出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想要爸爸。你已经告诉我们好多好多遍了,嗯?”

“是的,但是——”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为喝牛奶做好准备。你刷牙了么?”

“没有。”他的小嘴撅起来。

“喝完你的牛奶,然后刷牙。”

Evan看起来像是要辩解,但是Dan的母亲把手放在嘴唇上,表示没得商量。

他喝了一大口牛奶然后去了盥洗室。他依旧在哭,还在嘟囔着要Phil,但是,要饭的哪儿能挑肥拣瘦。(原文是beggars can’t be choosers,大概是Evan现在只能听话,没有选择权。)

“至少他还听你的话。”到楼梯顶上和她会和时Dan说。

“因为我刚来。在我面前发脾气让他感到尴尬。仅此而已。Adrian过去和你外婆一起时曾跟Ev和我一起时一样,所以我想也许Ev也会这么觉得。”

Dan点点头,擦去残留的眼泪。“我是狼狈的那个。”

“胡说。我曾经也这样。你父亲有事会外出好几周,他总是坚强的那一个。而我每晚会哭很久。”

“我很抱歉,”Dan 平静地说,对于她所讲的事仅剩最模糊的记忆。

她轻拍他的胳膊。“我们到沙发上坐下,我们三个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在Evan刷完牙之后,他们都聚集在客厅。只有一盏小灯亮着,Evan盖着他最喜欢的毯子,毯子掖在下巴下。他坐在他们中间,他哭肿的眼皮终于开始下沉。

“我爱你,爹地。”Evan睡意朦胧地说。

Dan一方面因为这句话来得没有理由而觉得失落,没有一个让人恍然大悟的时刻解释一下Evan是怎么从一个恨着Dan的气鼓鼓的气球变成蜷缩着,头枕在Dan的大腿上,还说我爱你,但Dan总的来说很高兴听到这句话。

“我也爱你,Ev。”Dan说着,手指插进儿子的卷发里。

他的头发是黑色的,然而Dan的头发在他这个年纪时已经变浅了,但是发色真的仅仅让他们的相像之处更加明显。他们的酒窝看起来非常像。Dan知道明显的遗传特征有时会让Phil感到在意。陌生人能识别出也会假设Phil不过是叔叔或是个朋友。

他猜自己和Phil都有各自的问题要应对。

“我很抱歉你不得不来。”Dan说。

“我没有勉强,”他的妈妈回答。“知道自己还有用我挺高兴。”

“哦得了,Phil和我一直用您照顾孩子。”

他的妈妈笑了。“的确。但是我猜我就是高兴你打电话来,我很高兴你想要我的帮助。”她温柔地握着Evan的大脚趾。“知道你还需要我的感觉很好。”

“我会一直需要你的。”我以前也是。甚至当我感觉你不关心我的时候。

Evan打了个哈欠,他的眼皮更加下沉。他把毯子往上更紧地夹在下巴底下。从他出生起他就拥有这块毯子。这毯子对他而言绝对太小了,但Evan说没关系,因为它是用来拥抱的,不是用来保暖的。

“看,”他妈妈说,“只是累了。而且我想你也累了。”

“Phil不在我睡不着,这很荒唐。我都是个成年人了。”

“一开始你父亲不在时我也睡不着,而我都没有那么爱他。”她冲Dan笑笑。

“妈妈……”

“抱歉,亲爱的。他不在你也可以睡着的,就算你不想。”

“我不想,”Dan坚定地说。他讨厌早上在Phil不在的情况下吃麦片。独自养大这个可爱的孩子的想法简直怪异。

Evan又动了动,他的呼吸更加缓慢,眼睛也彻底闭上了。Dan知道Evan睡着了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了。他能睡得很快又沉。

“我就想知道,”Dan继续说,“为什么他不喜欢我?”

片刻的寂静,之后他的母亲说,“我对你也曾有过同样的疑问。”

听到这句话很让Dan难受,他现在知道在养孩子这件事上作为父母的感受了。

“我爱你,妈妈。我感觉,好像是对我不感兴趣。”

“我知道。”她说。

“你那时很年轻,你没有经验,而且我没想过要把这个想法告诉你当你似乎是对我不感兴趣的时候,而且,我那时也没想到,你知道的,爸爸不是你的……”

 “灵魂伴侣?”他的妈妈接道。

“这真是糟糕,但是孩子很无聊,大多数时间照看他们就像是看一副画变干一样无聊,即使你爱他们,”Dan说,“但是天知道我尽力不让他知道这个。我真的有尽力。但我是个蹩脚的演员。”

“你外婆是个好演员。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很高兴你还有她。”

“可能是因为她只需要一周演个一两次。”Dan向下看着睡熟的儿子,然后看向母亲,他们从未真正谈论过这个问题,但是管他呢?

 “不过与你相比,接受Phil对她而言要更困难一些。” 那并不像是她完全失去理智或是什么,而且她也会来这里,但是她接受起来的确费了很大努力。

他的外婆很保守也很虔诚。Dan的性取向对她曾是个大惊吓。然而,她一直以来都是那个他可以依靠的人,当他告诉她时,她哭了。当时真是糟透了,现在想起来也是。

他的妈妈却并不真的在乎。他那时发现自己几乎因为她对自己的性取向这么随和而生气了。他对她的基于童年时的认知使他认为,她只是不关心Dan做的任何事。他通过治疗和时间才意识到她是真诚地为Dan找到了人去爱而高兴。

“Phil很难讨人厌。”

“爸爸做到了。Adrian也是,在一段时间里。”

“你父亲就是那样的,而且他已经克服了,不是么?而Adrian只是要获得你父亲的批准。他那时还小。”

“我知道, 妈妈。”Dan说。Adrian和Phil现在相处融洽。和父亲在一起时仍尴尬但如果是一个妻子而不是一个丈夫的话可能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谢谢你,我不知道我以前是否说过,但谢谢你能够从容接受我和Phil在一起。”

“我想要的只是你能幸福,能感到被人理解,我从未能让你感到过的理解。”

“妈妈…”

“我远不是完美的母亲,但是我真的爱你。”

“有时候,在我们还小时感受到的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在那个时候对孩子来说,”他的母亲说,“那就是全部的事实了。”

“这真是对每个人都不公平,”Dan说,“我只是想让儿子喜欢我,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我有那么不可理喻么?”

“当然没有。但那不是他的活儿。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也不是你的活儿。”

他看着他的母亲,不是很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自己儿子更喜欢其他人是什么感觉。当时这对你来说再合理不过,但对我则不然,即使是现在我也不能完全理解。我知道你外婆很挑剔,有过高的标准。她也会像个婊子一样嫉妒。”

Dan笑了。他仍全心全意地爱自己的外婆,但现在他也知道她所有的缺点了。他现在也知道母亲的全部优点了。

“吃力不讨好的是,”她继续说道,“爱Evan并不管怎样都支持他是你的事,这你已经做的比我为你做的好太多了。总是支持他,帮助他是你的事。喜欢你却不是他的职责。”

Dan向下看着睡着的儿子——天哪他太爱他了。他和Evan没有Phil和Evan之间的那种联系让他很心痛,但他能做的就是继续努力,继续支持他并继续爱他。这就是他早就决定要做的事,而且Evan并不欠他什么,Evan不必对自己有所回报。

Dan抬头看向母亲,他感到某种怪怪的,属于深夜的平静。“妈妈?”

“亲爱的?”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对你说过,但是我真的喜欢你。”

“你知道么?我也喜欢你。”

END

————————————————————————

原文地址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927284

这篇文原作者是Ao3上一位太太,她的很多Phan文都很好,还有一篇很长的我就看了个梗概因为太长了生词看起来也太多。我在Ao3上留言要授权了但作者太太一直没回我,我就先放在这里了,不过估计也没人看吧233 我翻这篇一是觉得它不是很长(后来真正翻起来了简直分分钟打脸),二是我产生了共鸣,年轻没有经验的父母的确会不知不觉就犯错,导致自己的孩子觉得父母不爱自己。这篇文里Evan是Dan的亲生儿子,至于为什么现在是蛋菲在一起还有个孩子作者太太并没有说,我猜测是Dan觉得和前妻或是前女友不合适分手后又和Phil在一起了吧。

还有个小问题就是文里说Evan的Grandma膝盖出了问题Phil回去照看之类的,那Grandma到底是翻译成奶奶还是外婆呢?好像我们南北方语言里也是有差别的,索性就和下文里Dan的Grandma一起翻成外婆了。

嗯然后就啰嗦完了:)

评论(2)
热度(5)

© 念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