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夏

Reading you is another way of meeting you.

【鼠猫】来日无多 (短篇)

虽然七夕已经过了但这就是一份七夕贺文 

注意事项的话就是鼠猫的性格(至少我个人认为)是偏原著向,其他就没什么了大概?

正文:


“白福,你出去告诉那个李姑娘,让她以后别再来了,我不会答应的!”
这天一大清早,开封府里的众衙役又面儿上强撑着严肃的表情,妄图以此来掩盖他们看好戏的真实心情,看着白玉堂本月第三次露出有些不知所措的慌乱神色。
“五爷,李姑娘说她今天必须要见到您,您不见她她是不会走的!”
白玉堂“啪”地一声合上折扇,把白福吓得一哆嗦。
“那就由她去吧!”
说完这话,白玉堂怒气冲冲地转身,迎面撞上展昭提剑过来。四目相对白玉堂竟面颊微微发红。展昭一愣,忙低头检查自己装束,以为是自己什...

续七侠五义中描写白玉堂成功盗得盟书的部分和我生拉硬扯的鼠猫糖

这本书里五爷也是去探冲霄楼落进了铜网中,好在沈仲元带了节奏没让放箭,说先带过去让襄阳王知道,若是五爷有名望说不定襄阳王还要让他归降。

于是五爷就被带着去见襄阳王了。襄阳王一看,哟,这不是鼎鼎大名的锦毛鼠白玉堂嘛!就想让他降,结果心高气傲一身正气的小白一看是襄阳王上来就骂,把一旁的沈仲元听得心惊肉跳,怕襄阳王一怒之下咔嚓一刀,就再次带节奏让襄阳王先把五爷关起来,对外面宣称五爷已经死了,让钟雄把假的装有五爷尸首的坛子葬在山后,等众人得知五爷死的消息去墓前祭拜的时候一并拿下再做道理。(天哪这计划真周密)

于是五爷就被关在了襄阳王的花园里一个叫做“通地窟”的地方。

听到这个名字大家有没有感觉很熟...

炸休糖

当时在b站看的那个炸休的采访,炸叔说休叔是他的 sergeant major, matron和girlfriend的时候觉得这句话莫名熟悉,直到我今天又看到钱钟书评价杨绛是他的妻子情人和朋友……

《续七侠五义》安利


本书分为上下两册共八十回,作者是清代的香草馆主人,真实姓名是程芎,是一位女作者。本书紧接着《七侠五义》写起,情节精彩,思想开放,大大超乎我的预期。

一开始我只是听说这本续作里白玉堂没有死就打算买来看一看,结果看完后发现自己低估了这本书。

先说我一开始最关注的问题。本书中白玉堂没有死,他被襄阳王囚禁了(囚禁的地方先卖个关子留着下次说),襄阳王还故意放出消息去说他死了。后来白玉堂被襄阳王女儿放了,结果他安全后又折回去把盟书盗到手后才离开!简直了这才第二回这本书就把冲霄楼给破了,而且还是五爷自己破的😂

后面五爷的戏份也不少,不过南侠基本没怎么出场,两个人仅有的一点互动我会单独放出来,这里就先...

《三侠五义》里的萌点

1包大人破了案子后皇上赐给他三道空白圣旨让他随便写,包大人就把这项重任交给了公孙策。公孙先生一想,把这么大的事交给我,哎呀,这是要赶我走了!到时候包大人看我做的不好眉头一皱就以此为由赶我走了! 他索性就脑洞大开设计了那有名的三口铡刀。结果一上交包大人非常满意当即就要人去把铡刀做出来。公孙先生对于包大人对自己的看重不太相信啊😂

2大家一块儿去抓五爷的时候柳青也在场,他一看这么多人都要来抓自己的好兄弟白玉堂,就抄起个板凳腿要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虽然很轻易就被制服了还挺没面子的,但是书里对他的脑内小剧场写得也是很好玩了233

诺丁山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一个大明星和一个普通人相爱了,分分合合最后在一起。



“我只是一个平凡女孩,站在一个男孩面前,请求他爱她。”我一直觉得自己乐观到天真,但我对这句话实在喜欢不起来。

问题不在女主角说的什么“名气并不是真实的东西”,也不在于一方是大明星而另一方平凡无奇。而是她的喜怒无常,她的发怒,她的不诚恳,他的软弱,他的妥协。


他拒绝了她,我想他终于放下了,结果他又后悔了,上演一出大戏去追


顺便一提左边 演员是《黑爵士》里的Darling =V=)

咳咳。


他就是放不下,哪怕他觉得她渣,哪怕她都没有和美国的男友彻底分手就和他在一起,


哪怕在他去片场找她时亲耳听到她...

如果那时你邀请跳舞的人是我就好了——《德伯家的苔丝》读后感

鲁迅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么看来,《德伯家的苔丝》的确是一个彻底的悲剧了。

女主角苔丝·德伯威尔在和安其尔·克莱尔结婚前不敢也没有机会把自己曾经被亚利克·德伯威尔侮辱过的事说出来,直到新婚当晚。

安其尔也犯过错,他在新婚之夜向苔丝坦白自己曾和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过了将近五十个小时的放荡生活。这曾给了苔丝希望,让苔丝觉得自己的“过错”也可以被宽恕了。因为她认为自己的错误和安其尔的错误性质是一样的。

但安其尔不这么认为,就好像他曾经的错误不过是一时的鬼迷心窍,苔丝的“错误”却是罪大恶极。

安其尔被告知真相后瞬间的疏离,像极了《白蛇传》...

SD推文 戒断症状 (含剧透)

分级: explicit

Sam十岁的时候被狼人咬了,十五岁那年开始出现发情期,十六岁时被Dean发现。为了不让父亲知道后把Sam锁起来以及之后一系列可能的糟糕后续,两个人一致同意瞒着父亲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为了不让sam在发情期间伤害其他人,他只能伤害自己的哥哥。

两个人的心理刻画非常好,他们面对彼此的挣扎,矛盾和渴望。语言很美。
嫉妒,试探,认清自己的心意,恐惧,误会和自我欺骗。当两个人之间的问题终于看似稍微缓和一些了的时候,他们的父亲又掺和了进来。
然后是sam离家念大学。

甜虐不好定义,从前期两个人的挣扎,Sam伤害Dean的痛苦以及Dean认为Sam变成这样是他的错的愧疚来看是很虐,...

以前觉得,ME注定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爱情

(微博上发过了也在这里发一下)


萌ME接近四年,期间同人文同人剪辑各种类型的也看了不少,但包括小甜饼和偏搞笑兴致的剪辑在内,总感觉双方的地位不对等。不是Wardo更卑微就是Mark更卑微,这两人就跟比赛一样😂

后来理解有变,觉得就是心里都有彼此的两个人表达方式不同又缺乏沟通最后错过了。


在一个手工制作网站上搜到了这个2333

你跑啊跑,想追上太阳

一首老歌,最初在一本书封面上看到了一部分歌词,被吸引去搜了歌。前奏长达两分十四秒,很沉重,声音低沉沧桑。这首歌并不积极向上,但很真实


年轻的日子还很长,

可是今天又无所事事,

突然有一天你发现十年过去了,

没人告诉你该什么时候起跑,

噢,你错过了发令枪

计划最后总是要变成零,

或是变成那草草的半页纸。

活在安静的绝望中,

这是英国人的方式

时光流逝了,歌也结束了,

但总觉得自己还有话想说。

——平克·弗洛伊德

精神明亮的人摘抄

你可曾遇见过最好看的霜?


想起诗人的一句话:“我将穿越,但永远无法抵达。”


你就是你要揭发的人


没有人敢对周围说不


寒冷枉费徒劳


我剩下的表情已为数不多


夜比水更轻


夜,童话一样安全而神秘


没有后来。许多年一晃就过去了。后来的许多事都不值得再提


她把心痛亮出来了


不坚强也是好孩子


无穴可居,无枝可栖


我们通常关心的不是受威胁的物种,而是受威胁的人类未来


很多所谓的保护不过是变相自恋而已


对千篇一律的命运生厌


所有耻辱都化作了一缕腥红的硝烟,所有人都如释负重,长舒一口气


这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却是所有人都暗暗希望的


一个被霜袭击的生命


我向往,但我不是...

可爱的Mabelヾ(≧∪≦*)ノ〃


是临摹,用的彩铅,对,加了滤镜还是这幅样子😂

【TSN 】【ME 】重看电影发现了一个以前没注意的细节于是我又脑补了一大堆……

今天重看TSN 看到Wardo淋雨后和Mark吵架的地方,如图(我用手机拍的笔记本上的画面所以不太清楚大家见谅╮(╯▽╰)╭)(另外这个翻译似乎不太准确O_o)

是的就到这个get left behind 的地方,然后下一句:

这里马总仍表示自己需要花朵在这里,而在这之两个人就已经意见不和了,Sean 是不愿意让Wardo 过来的,Wardo 也没有拉到赞助之类的,但是Mark 仍然想要Wardo 过来= ̄ω ̄=

然后接下来是我今天才注意到的一句话:


这句Mark的话翻译得不对,我们只看英文版的Please don't tell him I...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9(完结)

天色未明,又回到展昭身体里的徐淼找出了展昭事先藏好的砒霜。

另一边的展昭也找出了徐淼藏的安眠药。

他们一致同意,虽然不知道能成功换回去的几率又多少,但总要试一试。而如果成功的话,身体起码不能有太大的损伤。从高处往下跳这种办法一定是不行了,最终他们敲定了这种至少对身体表面损害最小的办法。

或者说,死法。

卯时左右,蒋平到了。白玉堂兴冲冲地去找展昭,依然是从窗户进去,看展昭还未起,就放下剑坐了等着。

看了没多久白玉堂突然起身,意识到床上的人拿被子蒙了头,且看不出起伏,好像没了呼吸。

白玉堂颤巍巍掀了被子,映入眼帘的场景他这辈子都没有忘记。

展昭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已经是死人...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8 (本章略小言

听了展昭的话,徐淼沉默了。

展昭看着镜中这个不是自己的自己,不免心疼。

十八九岁的年纪,本应该无忧无虑心比天高,生死的问题不应该这么早困扰他。

“展大人,”徐淼终于开口,“这件事,我们是不是最好不让其他人知道?”

“徐兄,我们想到一起去了,”展昭对此表示赞同,“既然魂魄交换都是违反规律的,那把这件事泄露得越多,恐怕越越违反自然。”

这也是今天展昭让林姑娘在家陪着徐淼母亲没让她们跟来的原因。

刚才支开白玉堂的时候展昭故意说了几句他不愿意听的话就把他气走了,但以展昭对他的了解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但展昭又不忍心催促徐淼快点做决定。

“那我们,就别跟他们说了。”徐淼赞同道。

这次可不是...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7

“原来如此,难怪这次展护卫怎么肯老老实实养伤了。”白玉堂和徐淼回去把事情来龙去脉一说,公孙先生捋着胡子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这几天白义士就好好休息,等三天后你们一起去探襄阳王府。”

当晚,马汉出去查案子回来了,徐淼就不能再住在王朝和马汉房里,因为展护卫的住处空着,众人因为听说展护卫三天后就会回来,就让徐淼住到展昭房里。徐淼不肯,但又找不到理由拒绝,也没有其他的空房间,只好心虚地住进去了。

他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锁窗户,怕众人再觉得自己有鬼,最终也没有锁。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北宋正值酷暑,古代衣服又笨重,徐淼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未来人自然是不愿意晚上穿着这么多捂汗,于是在重新住进展昭房里时...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6

第二天早上白玉堂带着徐淼出开封府的时候碰上的衙役们友好地打招呼,一副“他们像这样拉拉扯扯地出门太正常不过了就是这次怎么没用轻功”的表情。

这还得益于包大人的谨慎。为了减小影响,知道徐淼的事的人仅限于包大人,公孙先生,王朝和白玉堂,没有声张。

“五爷,我说的是真话,而且你昨晚也证实了,这的确是展昭的身体。您还拉着我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去送死干什么呀?”徐淼被白玉堂拉着往外走,一边尴尬地冲向自己打招呼的衙役们笑一边小声说。

“我的确不太信你,但这也的确是展昭的身体,所以你会在展昭的身体里绝对不是偶然,带着你说不定有什么线索。”

“可是我不会武功啊,万一我死了怎么办?我死了事小,但没了魂魄身体很...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5

当天晚上,徐淼因为总是熬夜打游戏根本睡不着,就索性坐起来思考以后该怎么办。

前几天他已经通过装糊涂从王朝那里套出几天前独自去调查襄阳王的展昭满身是血地倒在开封府门口的事,心想大概是展昭已死自己的魂魄借了他的身。

这么看来,展大人大概已经……

至于自己是怎么“灵魂出窍”的嘛,说起来就有点傻了。

那天晚上他照旧熬夜到很晚,结果游戏一通关他一激动不小心打翻了一杯水,触了电。

鉴于得到了血的教训,徐淼发誓,若是能回去,他以后,再也不会把水杯放到电脑旁边了!

戒游戏是不可能的!下辈子都不可能的!

就在他发毒誓的时候,他听到房里有很轻的“砰”的一声响,似乎有什么落到了地上,登时吓得汗毛都立起...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4(五爷终于出现了)

且说徐淼又在开封府有惊无险地过了几天,好在因为有伤在身包大人也没给自己安排什么活儿。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除了想家想女朋友之外他也在担心等伤好以后该怎么应对。

但他忘记了之前自己的女朋友一直唠唠叨叨个没完的“鼠猫斗”,更是忘了还有白玉堂这个大麻烦。

好在一天夜里,他神奇的女朋友出现在他梦中,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你疯了!五爷就快到了,你还不快想想办法怎么瞒过他!”

徐淼从梦中惊醒,也顾不得是深夜了,就这样披头散发地去了公孙先生的住处。

从公孙先生处回来,徐淼感觉自己命不久矣。

“完了完了,公孙先生竟然告诉我白玉堂最晚明天到!到时候要是他说要找我比剑直接一剑刺过来我就完了,得抓紧想...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3

许是太累了,第二天展昭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醒来,而是被一阵乐声吵醒,展昭认出这乐声昨晚也曾出现,忙起身寻找,正是昨晚那模糊不清的东西发出的声响。

“这位姑娘,请问……”

“徐淼!电影都开始十五分钟了你死哪儿去了!”昨晚的声音再次响起。

“姑娘,你听我说……”

“你别说了!我现在就在电影院门口,限你五分钟之内出现,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姑娘,展某恐怕不能赴约。”

“展某!你就是不打算好好说话了是吧!好,你给我在家里等着,我去找你!今天我们必须把话说清楚!”

然后这东西又不言语了。展昭无奈地摇头。本以为白玉堂是这世上最蛮横的人,没想到一个姑娘家也这般不听别人说话。

不久这个奇怪的...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2

徐淼从一场噩梦中醒来,睁眼一看差点吓死。

只见一个长胡子长者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身上穿着件古代的衣服。在他身后还有个黑脸的怪人,头上有个月牙儿,身穿一件……

嗯?月牙?

“包大人?”徐淼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站在前面的长者笑了:“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都认得包大人呢。”

那站在后面被称作“包大人”的人也笑道:“展护卫,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养伤,xx的案子先放一放,等伤好了再去不迟。”

“你们,是在录节目么?还是我还没睡醒?今天是几号啦?我明天,哎呀也不知道是不是明天了,反正我明天约了晓柔去看电影,我可不能迟到!”

站在床前的两位长者面面相觑,长胡子的那位一脸担忧,黑脸的那位也面色凝重

【鼠猫】快把展大人换回来!(伪魂穿真灵魂互换 )1

展昭醒来的时候被面前巨大的不明发光物体吓了一跳,他赶忙爬起来警惕地环顾四周,想要拔剑,巨阙却不见踪影,而且自己身上穿的竟然不是自己的衣服!

眼下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展昭这样想着,朝门走去。

所幸门是虚掩着的,展昭推开门走出,映入眼帘的是一级级阶梯,楼下没有点灯,光线昏暗。展昭想起自己昏迷之前已是子时,看来自己少说也昏迷了八九个时辰。他继续警惕地往下走,阶梯走尽,现出一间堂屋,此时展昭分辨不出东西方向,只看到堂屋右侧的房里有亮光。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慢慢探头往里看。那房里的人却像早就知道一般,继续洗着菜,头也没回地对展昭说:

“饭很快就做好了,去帮我把粥盛出来。”

展昭见自己已经暴露,索性...

【Phanfiction】Like 翻译

“我不想要你,我要爸爸!”

这句话像刀片,割穿了Dan。他甚至没有机会回答,也未能尝试稍作安慰或解释,他的儿子就开始了对他的又一轮“攻击”。

“我想要爸爸!带我去找爸爸!”Evan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一种你不会想到是能由人,更别说是能由一个小孩子发出的声音。

Dan绷紧了身子,战斗或逃跑本能在体内加速上升。人们不理解当有人冲你大喊大叫就好像不在乎你是谁一样时保持平静有多困难。但是,Dan仍然温和地回答了。

“我知道你想让我带你去找爸爸,但是是现在不行,他离我们很远。”

他们的儿子跺着脚,两条小胳膊在身体两侧伸得笔直。“带我去找爸爸!”

他们每天都和Phil通视频。Dan恨自己...

© 念夏 | Powered by LOFTER